绵阳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法律

众里寻他千百度

来源: 作者: 2019-01-31 01:28:30

众里寻他千百度

许多年前,我还是与其它疯狂的女孩一样,会用挑剔的眼光在身旁流动的人群中肆意地寻找,然后用放肆的目光朝着那个或许可算得上帅的男生身上打量着。我们这一群人常常是若无其事地在街头嬉笑怒骂,然后肆无忌惮如花痴般走近他,直到那些白面小生吓得加速前进,我们才在自己疯狂的笑声中扬长而去。我们飞扬的青春活力就这样交付给了追寻。虽然每天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,一点结果都没有,但我们天天都非常热闹,非常开心。

直到有一天,我在百无聊赖之中别无选择地踏进图书馆里。我掏出借书证,突发奇想要借几本书看。我在书架上极目寻找,忽然发现书架对面有一个男孩,他正拿着一本书,津津有味地读着,他那身无旁物的陶醉,他那儒雅静美的面庞,深深地吸引了我。于是调皮洒脱了那么多年的我,也在刹那间变得文静娴雅,仿佛到此时,我才明白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。

当我将他的背影指给姐妹们看时,她们都不约而同地摇头,看到他的照片时,她们又都前俯后仰地笑我的审美情趣。待她们在笑声中散去,我仔细地端详着照片,他也许真的谈不上帅,脸上还很不协调地长了许多痘痘,但我确定,如果将在狂野中略带些书卷气的他放在校园里一群男孩之中,一定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。

也许带着书卷气是中文系男生特有的气质,而我也是姐妹群中公认的小才女。从那以后,每天傍晚五点的时候,总能在图书馆里碰到他。于他而言,在这一时刻,这一地点,都只是习惯而已,于我而言,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“邂逅相遇”。

我们从古诗词谈到张恨水的小说,又谈到徐志摩的诗,终于谈到了徐志摩那可以流传千古的倾城之恋。虽然每个女生都渴望做徐志摩的林徽因,但我想,即使是做张幼仪或是陆小曼,我心里仍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。自认为时机成熟时,我在书签上写了一首诗,夹在他的书中,诗上写道:欲寻花外事,偏逢镜中人,试问护花使,吾心知不知。只是当时我忐忑不安地在第二天傍晚看到他时,他只是满脸歉意地说他看不懂我的诗。我泪流满面地知道,一个男生的懂装不懂意味着怎样的拒绝。我强颜欢笑地听着他的“对不起”,写下了第二首诗:良宵今己逝,何处共寻春,但知千行泪,那滴不随君。

他说他有女朋友了,他说他不想伤害她。他说我的泪是纯洁的,只是找错了流下的对象。或许我的启蒙太晚了,或许曾经疯狂度过的几年给我带来的欢乐,变成了如今无法挥去的遗憾,或许我们在五百年前的佛前许下愿望的时候,心中想的并非对方的身影,于是导致了今日“无缘对面手难牵”的局面。我无可奈何地在纸上写下了:不信相思深似海,只羡优伶小无猜。来生愿做巫山女,依旧高唐云梦来。

后来的我们,相遇时,只会去谈一些关于诗词与文章的话题。他说,我写了一篇文章,里面可以找到你的影子。我找到那篇文章时,在潸然泪下之中,也试着写下了一篇同题作文,只记得在文章的结尾,我用了以下的话:我将我的爱人埋葬在眼里——用我的泪水还附带着一首《菩萨蛮》:花香满院犹带绿,无端卷入黄昏雨。忽遇冷风吹,可怜花絮飞。若非心己碎,酒到何成泪?愿做坠楼人,香消能怨谁?

他发短信说,他知道“坠楼人”的典故。我苦笑着,心里早己泣不成声,世上常有痴情女,人间难寻有心郎啊!

济南氯酸钠价格
酶丽豆代理
实验台价格

相关推荐